為了讓小孩覺得有趣親切,野矢茂樹用小孩的口吻寫了一堆哲學問題,拿去問日本的哲學教授們。「我什麼時候才會長大?」、「怎樣才叫做『做自己』?」這些問題正如書名,都是大哉問,但如果你認為哲學教授們平常就是在研究這樣的問題,可是大錯特錯了。
http://phiphicake.blogspot.com/2016/04/blog...

『此外,我認為這裡的「自然律」純粹只是用來掩護題目要求考生依據「社會的律」作答,讓題目看起來比較持平的障眼法而已。要求學生寫自己「如何依循自然定律來實踐社會責任」沒有意義,因為人不可能違反自然律啊。你到底希望學生寫什麼呢台大機械系?「我不會試圖製作永動機,因為那違反熱力學第二定律」嗎?』

https://news.r...

我在博客來OKAPI替《信仰的終結》寫了一篇書評,先講結論:
/// 當然,這本書並非毫無缺點。基於哈里斯一貫對於宗教毫無敬意的筆法,《信仰的終結》惹怒你虔誠親戚的效果大概多於說服他的機會。把火力集中在伊斯蘭教(而非基督教或天主教),也讓這本書受到評論者批評。
最後,承襲他的另一本書《道德風景》(The Moral L...

洛克通常是以天賦人權和「初性╱次性」的區別聞名,不過我的新文章《画哲學|洛克》要介紹一件比較少人知道的事情:洛克提出了什麼有趣的案例,可以說明人在決定論的威脅下依然可能保有自由意志。

http://www.illutimes.com/site/am002/11/vi/355

Loading: 2 of 15